股价跌跌不休,上海贵酒前途几何

  • 首页
  • 配资短线炒股申请
  • 合法股票配资申请
  • 股票杠杆配资
  • 你的位置:配资短线炒股申请-合法股票配资申请|股票杠杆配资 > 股票杠杆配资 > 股价跌跌不休,上海贵酒前途几何
    股价跌跌不休,上海贵酒前途几何
    发布日期:2024-04-25 11:58    点击次数:121

    文/每日财报 杜康

    最近一个多月,对上海贵酒(证券简称:岩石股份)而言,可谓是兵连祸结。先是随着海银财富的“暴雷”股价接连大跌,之后是二股东部分股份被冻结,最近则更是因为被曝裁员、欠薪成为了热点话题。

    尽管为了稳住局面,上海贵酒发表声明,竭力撇清与海银财富的关系,又宣布回购股票,开启护盘计划,但很明显当前的上海贵酒已然站在了风口浪尖,而想要尽快平息这场风波也非易事。同时,韩啸与韩宏伟的父子关系也将给上海贵酒的发展蒙上一层负面阴影。

    01

    曾经的酒界“黑马”

    资料显示,岩石股份1993年12月上市。原名匹凸匹,更早之前的名字是多伦股份,再之前是利嘉股份、福建豪盛。细数下来,这家上市公司已经改了7次名,主营业务也在房产、矿产、互联网、金融、白酒等热门领域轮番跳转。

    其最近一次更名是在2019年12月5日,岩石股份宣布更名为“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”,全面进军白酒业。不过,由于和洋河股份旗下贵州贵酒的商标权争端,证券简称还保留为“岩石股份”。

    2019年岩石股份入局白酒行业时,曾被外界称为酒界“黑马”“白衣骑士”。

    从其业绩来看,确也如此。财报显示,2020-2022年上海贵酒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69%;2023年前三季,公司总营收13.54亿元,同比增长72.11%,归母净利润1.2亿,同比增长153.63%。这对于一家刚入局的白酒企业而言,业绩算是相当不错了。

    不过,从上海贵酒目前的处境来看,其业绩亮眼的背后,似乎更像是一场虚假的繁荣。

    《每日财报》了解到,目前上海贵酒拥有包括天青贵酿、君道贵酿、高酱系列、军星、军辉、十七光年、贵八方等在内的7个系列产品。在这7个系列产品中,根据2023年中期财报,贡献度最高的产品为天青贵酿品牌,后者在总营收中的占比超过48%,是业绩支柱般的存在。

    但据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走访发现,即便在上海贵酒大本营所在地上海,线下商超、烟酒店、外卖平台几乎找不到天青贵酿的身影,甚至包括上海贵酒旗下其他产品都难觅踪迹。

    同时,从华润旗下的ole精品超市来看,茅台、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舍得等品牌旗下的高端产品皆有陈列,几乎涵盖了市面上大部分的高端白酒,但同样定位高端的天青贵酿及上海贵酒旗下产品却未有入驻。

    此外,根据2022年财报,上海贵酒的经销商数量为4900家左右,而该渠道实现营收则为7.7亿元,平均每家经销商贡献15万元左右,显然这并不是传统白酒企业大商的水平。如此这般,这其实说明上海贵酒当下的处境只是提前到来的了而已。

    02

    打回原形

    在介绍销售业务模式时,上海贵酒曾称天青贵酿是“通过圈层营销和创新化场景营造,拓展团购业务”。也就是说,上海贵酒的主要销售渠道不是经销商,更多的是依赖于社群营销。

    中国酒业独立评论人肖竹青在采访中曾表示,上海贵酒的销售方式主要有两种,一是通过招聘的业务经理“刷脸”,发动周边亲朋好友,走社群营销的路线;二是利用自己强势的市场地位,将产品销售给相关供应链上的合作伙伴,比如广告公司等。

    事实上,这只是上海贵酒表面上的营收方式,而背后其更擅长的则是资本运作,毕竟卖酒只能赚点小钱,金融“大镰刀”才是实实在在的能赚“大钱”。上海贵酒的这一运作方式也被称为“金融式卖酒”,此前在行业内也是早有先例。

    2018年12月,酒鬼酒联合30多位高端白酒经销商,共同出资成立了内参酒销售有限公司。彼时,吸引经销商合伙的,不是内参酒有多好,而是炒酒鬼酒股票的诱惑,反正经销商猛打款,酒鬼酒的业绩就猛拉升,股票就猛上涨,彼此之间形成了一个利益闭环,至于酒有没有卖出去,就没那么重要了。而酒鬼酒也确实争气,2021年9月,股价达到了历史最高点275.59元/股,厂家和经销商都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  鉴于酒鬼酒的成功,此后的椰岛糊涂(海南椰岛与糊涂酒业合作成立的子公司)、青海春天(听花酒母公司),包括上海贵酒都是走的同样模式。资料显示,2021年上海贵酒股价从11.7元/股一度飙涨至45.75元/股。

    但“玩火者,必自焚”,如今的上海贵酒、酒鬼酒、海南椰岛、青海春天,都可以说是被打回了原形,股价跌成了最高值时的零头,而经销商看到这一泡沫吹起来的“骗局”后,也都是纷纷选择了用脚投票。

    03

    前路未卜

    公开资料显示,海银控股与上海贵酒的实控人分别为韩宏伟和韩啸,二人为父子关系。2023年7月,韩啸接替陈琪任上海贵酒董事长。此前,韩啸在五牛基金有着多年工作经历。

    韩宏伟于2003年创立海银集团,主营实体投资、金融服务和商贸业务,随后不断扩张,成立五牛基金、海银财富管理有限公司、豫商集团和银领资本,初步形成“海银系”版图。

    资料显示,岩石股份第一大股东为上海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,第二大股东为五牛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,合计持有56.45%的股份。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均为韩啸。韩宏伟及海银控股已先后退出五牛控股股东名单,完成了与岩石股份的切割。

    尽管在股权层面,经过多番变更,韩宏伟与韩啸的资产已基本完成切割,但由于业界多年来对韩氏父子的印象,上海贵酒仍被视为“海银系”一员。而这也是海银财富暴雷后,上海贵酒“跌跌不休”的原因。

    《每日财报》了解到,截止目前,在海银财富的影响下,上海贵酒股价较12月初下跌逾30%,且在2023年12月14日、15日、18日连续3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达20%,属于股票异常波动;其中14日、18日均跌停。自12月起,上海贵酒市值蒸发已近20.5亿。

    而海银事发不久后,有媒体报道称,上海贵酒已停产两个月左右;公司不仅拖欠供应商的货款,也欠着经销商们的返利迟迟未支付。同时,职场社交平台“脉脉”上也不乏上海贵酒11月、12月连续拖欠员工工资的信息,也有公司大幅裁员且发不出赔偿金等传闻。

    显然,在“实业+金融”的模式下,韩氏父子一手塑造了上海贵酒,但同时也让这家追逐风口的白酒企业打上了深深的“韩氏烙印”,并始终处在风波之中。如今,这场由海银财富暴雷引发的危机换在继续,而且就目前而言,海银的危机对上海贵酒会产生多大影响也很难断言。所以,上海贵酒最终会走向何方,仍然存在太多未知。